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棉絮加工 >> 正文

【荷塘“有奖金”征文】静静的米洛河岸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米洛河是这个地方并不出名的小河,源头无从说起,但是最后回归黄河,然后流进大海,安静的家就在米洛河岸的安家庄,村子很小,被米洛河包围着,不知道为什么,这条安静的小河,流经这里,就绕过安家庄,从这里返回,有些蹊跷,谁也说不清。安静很小地时候,就和小伙伴们在这里洗澡、抓鱼,他们很喜欢这条小河。

安静是在这片沃土上长大的,是在米洛河陪伴下长大的。安静已经出落成为一个大姑娘,她知道什么是害羞了,逐渐地离开了那些男孩子,不和他们在一起了。从小妈妈就对安静说,男孩不能和女孩在一起玩的,不然会长出白头发、掉门牙的。安静看到邻居家八太奶奶满头的白发,已经脱落的门牙,她很是害怕,妈妈说就是八太奶奶和男孩玩的结果。

安静觉得八太奶奶就是一个妖怪,就是童话里的老妖婆。她看人的眼睛都发红的,说出的话就像一个老巫婆似的。安静从小就相信,八太奶奶会把他们抓住,然后拖到一个背影的地方吃掉,所以她和自己的小伙伴们平常都躲着八太奶奶。

但是八太奶奶生命力非常强,村里很多老人都死去了,只有她依旧住在自己的小屋里。她的小屋就住在小河的南岸,小屋前边有一棵古老的皂角树。这棵皂角树几个大人都抱不住,村里的媳妇们都会去皂角树上摘皂角,然后拿着皂角当肥皂用。八太奶奶恶狠狠地看着爬到皂角树上的女人们,不知道嘴里嘀咕着什么。

安静他们觉得摘皂角很好玩,但是因为八太奶奶住在那里,他们也只好远远地看着。

不知不觉安静长大了,她已经出落成方圆村里最漂亮的女孩了。她走到那里,米洛河两岸的小伙子都会痴痴地看着安静的背影。他们会老远地对着安静吹呼哨,大胆的小伙子还喜欢站在她对面唱着情歌。

和安家庄隔着米洛河的一个村子叫柳岸村,一次安静放学回家,她的自行车车链掉了,安静急得要哭,突然后边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小伙子下车,小伙子把自己的车子扎在一边。

“安静,车子坏了吗?”安静看着这个小伙子,认出是自己同班同学柳岸村刘光,委屈地流着眼泪。刘光二话不说,几下一捣鼓,就把安静的车链给安上了。安静这才看清刘光的脸,觉得刘光很是帅气,她赶集地道谢:“谢谢您,刘光!”刘光绅士地说:“千万别谢,我们是同学!”

从那以后,刘光对安静格外照顾。没事的时候,两人在学校的操场上会一起讨论问题。那一年,安静刘光都是高二学生。

安静和刘光频繁接触,被人举报了,人家说他们谈恋爱。高中是禁止谈恋爱的,谈恋爱就是严重违纪。于是,学校约谈了他们,还约谈了他们的家长。这一次妈妈很伤心,给安静说了很多刺耳的言语,安静哭着对妈妈说:“我们不是谈恋爱呀,我们就是在一起共同学习。”最后妈妈对着学校校长说:“还是把他俩分开班吧。”

安静和刘光被分开了班级,他们几乎很少面了。有一次,学校里召开运动会,安静见到了刘光,刘光看了安静一眼,偷偷地塞给安静一张纸条,安静吓得心惊肉跳,在厕所里偷偷看了那张纸条,纸条上只是简单几个字:“安静,星期天我们米洛河桥头见。”

安静很害怕,不知道自己应该去见不见刘光,但是这么多天和刘光隔离,她确实很想他。那一夜,月光很好,静静的米洛河两岸是郁郁葱葱的花生地。安静躲过父母,自己一个人悄悄地离开村子。走到八太奶奶那棵皂角树下,安静站在树下,把手放在胸前,暗暗祈祷这个古老地皂角树,期盼自己能够得到皂角树的保佑。

米洛河桥是连接安家庄和柳岸村唯一通道,但是到了这个时辰,这里已经没有人经过了。安静老远地就看到一个孤独的身影在桥上徘徊着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答应刘光去见他?为什么这么大胆子走出村子?

刘光从很远的地方跑过来,一下子扑到安静的身上,安静一下子被刘光扑到了,安静一下子懵了,“刘光,你要干什么,你疯了啊!”刘光发疯地要扯掉安静的裙子,挣扎中,安静雪白的身体暴露在月光下,安静依旧在拼命地抵抗,“刘光,你不能这样,你疯了,求求你,你停下!”刘光气喘吁吁:“不,不,我受不了了,我是爱你的,真的爱你,求你答应我!”两个人在桥上相互厮打着,安静的文胸被刘光扯下了,安静无力了,安静闭上眼睛,她脑子一片空白,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刘光看着安静的身体,一下子被震撼了。这是一幅完整的艺术品,他不敢相信这么快自己就可以得到这么完整的艺术品。洁净,冰肤玉肌,曲线完美。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把罪恶和激情交合在一起,逼迫着自己走向另一个深渊。这个洁白的身躯在月光下扭曲着,刘光不顾一切地脱掉自己的衣服,已经没有反抗,已经没有祈求,他看一眼月光,月亮羞涩地躲在一片云彩内。米洛河岸边,出现了暂时的寂静

谁都不知道,这里会发生什么,远处传来半夜鸡叫的声音,还有几处爆发出看家狗撕心裂肺地抗议声,这一切对于刘光来说,都是伴奏的音乐。

直到她的出现,大家才知道怎么回事。八太奶奶出现的太是时候了,八太奶奶把自己的拐杖打在刘光身上的时候,安静才猛然醒悟,她慌忙地穿上自己的内裤,羞涩地穿上自己的外套,裙子也是本能地套上的。只有那个粉红色文胸委屈地被扔在一边。

八太奶奶凶狠地目光看着刘光:“小兔崽子,老太太盯你很久了。”

刘光吓得跪在地上,拼命地扇打自己的耳光:“我该死,我不是故意的,我该死,我确实爱安静的,他们不让我和安静来往。”

第二天刘光是在学校被公安抓走了,大家都不知道刘光为什么被抓,但是刘光被抓已经成为事实,刘光的案子不公开审理,最后被判刑了。

刘光在监狱里改造了两年,因为表现好被释放回家。那一年,安静已经考上一所知名大学。

那一夜,刘光来到米洛河桥上,坐在桥边。同样是月夜,同样是静静的米洛河。刘光闭目回想那一年发生的事情,觉得心里很苦涩。如果不坐牢,按照自己的成绩,可以考得比安静好。但是一切都晚了,现在他都不知道安静现在哪里。明天刘光已经和父亲商量好,到建筑工地上打工,父亲给刘光找了一个瓦工师傅,这个年纪,乡下的孩子,需要学一门手艺,刘光在和米洛河桥告别。

安静大学毕业那一年,被学校保送读研。那一年,八太奶奶去世了,八太奶奶创造了这个地区年龄记录,有人说,八太奶奶活了一百二十岁,有人说八太奶奶活了一百五十岁。出殡那天,全村人都戴孝,安静特地从外地赶回来,她也给八太奶奶披麻带孝。她在八太奶奶灵前哭了很久......

成年人癫痫疾病应该怎么治疗
宁夏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
南宁癫痫病康复医院

友情链接:

搜扬侧陋网 | 合肥到北京旅游团 | 上海酒店管理学院 | 如何写好一篇文章 | 越野族房车 | 中国移动套餐退订 | 合肥到亳州的火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