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双眼皮纤维条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灰常幸福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幸福,幸福是什么?幸福就是跟着柳子若,有肉吃肉,有汤喝汤,没肉没汤,吃小白菜。夏晓蛮说这话的时候,两眼冒着绿光,一副无限陶醉的样子。

得了吧,你,夏晓蛮。柳子若伸手扯了扯夏晓蛮的耳朵,咬牙切齿,说:“我给你说正经的,你给我严肃点儿,少贫嘴,大小姐我可没有跟你开玩笑的闲心。"

严肃?夏晓蛮眉头一皱,装作很无辜很天真的样子,说。我是很严肃啊,也很认真!他伸手捂着刚才被柳子若扯得发红的耳朵,低声说:“怎么老是喜欢扯我耳朵,嫌它不够长,它也没有得罪你?”

“就得罪了我,怎么着。我还要扯。”柳子若的手又伸过来,夏晓蛮赶紧跳开,大声道:“君子动口不动手,不要这样拉拉扯扯的,别人看见多不好啊。”

“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,我只是个小女子,小女子就喜欢动手,怎么着?”柳子若下巴向上扬,眼睛呈45度角度向上,无限骄横的说:“哼,除了你夏晓蛮,其他人想请本小姐动手,本小姐还不稀罕呢。”

夏晓蛮赶紧附和道:“那是那是,可你也要小心你的贵手,老是让它这样劳累着可不好啊。”

又跟我贫嘴,欠揍是吧。柳子若故作恼怒,瞪着夏晓蛮,道,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?究竟什么是幸福?

我的天啊,还要说啊?夏晓蛮眼珠轱辘辘的转,忽然憋见路边草丛里有一朵小小的黄黄的菊花,伸手摘下来,凑进鼻子下,深深的闻了一口,做出无限陶醉的样子,然后单膝跪地,双手将野菊花奉上,朗声道:“尊敬的女王陛下,幸福,幸福就是——你幸福,我就幸福!”

柳子若伸手拿起野菊花,心里暖暖的,笑了,道:“看你这个傻样,也不知道标准答案。记住啊,本小姐的标准答案就是——永远听柳子若的话,永远跟着柳子若走,即使柳子若说错了,走错了,也要陪着她错一直下去,永远都没得改变。”

夏晓蛮头点得像鸡啄米,并举起右手,握成拳头状,面对着柳子若,大声道:“坚决拥护柳子若的纳领,执行柳子若的决定,对柳子若忠诚,为柳子若积极工作,随时准备为柳子若牺牲一切,永不背叛柳子若。”

谁要你牺牲了?柳子若嗔怒道,没有我的允许,你得给我好好活着。

是。夏晓蛮点点头,又举起了右手,柳子若打开夏晓蛮的手,说:“你还有没有完啊?说吧,今天下午的时光如何打发?”

呵呵。夏晓蛮嘻嘻笑着,凑上来,望着柳子若,说:“看电影吧,刚上影的,《恋爱通告》,刘亦菲和王力宏主演的,听说不错呢?”

没劲。柳子若翻了翻白眼珠子,说:“都说演戏的是疯子,看戏的是傻子。很显然,我不是。我才不去看那个破电影院,看那个破电影,什么恋爱通告,谈个恋爱有啥好通告,难道要全天下都知道吗?无聊,不去。”

要不,那我们去金巴斯吃沙拉?夏晓蛮问。

沙拉?我怕吃了拉肚子。我饱着呢?不想吃东西?柳子若从身边手提包里掏出一本小说,说:“快点想,不然我回家看小说,睡觉了。”

夏晓蛮偷偷地瞟了一眼那书的封面,写着《小时代》三个字,冷笑道:什么时候喜欢上小四啊。他的书有什么看头?讨厌这个……

话未说完,柳子若的眉毛头发都竖了起来,眼睛睁得圆圆的,大大的,像一只即将发威的母狮子。

夏晓蛮把食指压在嘴唇上,表示立即噤言,缩着脖子,装出很害怕的样子,瑟瑟发抖。柳子若“扑哧”一声笑了,说:“我有那么可怕吗?”

夏晓蛮点点头,又拼命摇摇头。

“嘟”一声汽笛声响,一艘白色的快艇,飞溅着朵朵银白色的浪花,急驰而来。有了,夏晓蛮笑道,望着柳子若,说“不如我们坐快艇去桃花岛玩吧。”

桃花岛?柳子若望了望四下的景色,说:“现在是秋天呢,秋天是没有桃花的。去桃花岛,当然要选在春暖花开的春天去啊。漫山遍野的红桃花,多美啊。”说着,还美滋滋地哼起了《桃花朵朵开》来:“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,等着你回来,看那桃花开,把那花儿采……”

的确,现在这个季节去桃花岛,是枯闷了些。不过,她对夏晓蛮说的坐快艇很感兴趣。说真的,她长这么大,还真没有坐过快艇呢?

每次跟夏晓蛮在江边散步,看着江心飞驰而过快艇,掀起了巨大的浪花时,心里就莫名其妙的冲动着,想像站在快艇上面,那飞一般的感觉。

好吧,我们就去坐坐快艇。柳子若笑了,拉着夏晓蛮的手,俩人码头奔去。

售票处买了票,俩人50元,不算太贵。穿过长长的峡道,顺着一排排水泥彻成台阶,拾级而下,柳子若数了数,刚好三百二十三级。

江边跟趸船之间,是两块长长的约两米长的吊板,吊板的两旁和底下都围着白色的手指粗细的纱网。吊板上,踏上去有点荡悠悠的,柳子若挽着夏晓蛮的胳膊,小心翼翼的走到趸船的甲板上。

甲板上很光滑,柳子若的高跟鞋踏上去,发出“当当”的响声,有点像雨点落在铁皮上的声音。一艘银白色的快艇就停靠在趸船左边,验了票,在夏晓蛮的帮助下,柳子若第一次踏上快艇的船上。

船不大,比加长的东风货车大一点点,里面空间倒也宽敞,约莫二三个座位,但每个座位都很干净,且在座位上都套着一个白色的套子,上面写着“XX牌明目洗眼液”的广告。夏晓蛮和柳子若选了个倒数第二排靠近窗子的位置坐下,这样便于快艇开起来,看窗外的风景。

柳子若有点激动,摸摸这里,摸摸那里,然后小声对夏晓蛮说,船身好像不是用木头和铁皮做的。

夏晓蛮强忍着没有笑出声,闭着嘴巴点点头。

快艇开动了,两边的水,呈直线向后飞溅,整个船身像是浮在水面上一样。柳子若有点害怕,长江水这么大,快艇这么小,万一……她有些后悔上船了。

夏晓蛮伸手揽过柳子若,俯在她耳边,轻声说:“不怕,闭着眼睛躺在我胳膊上睡一会儿,然后就到了。”

嗯。柳子若点点头,靠在夏晓蛮的肩头,感觉很温暖,很宽厚。

忽然,船身似乎动了一下,紧接着感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在脸上。柳子若睁开眼睛,吓呆了,快艇前面的玻璃窗,被水冲了一个大洞,快艇似乎钻进江水里,咆哮的江水都涌进来。水一下子,漫过了小腿……

她似乎还听到了有妇女儿童的尖叫声。夏晓蛮显然也有点慌了,他站了起来,冲着吓得六神无主的乘客们,大声说道:“大家不要慌。呆在座位上不要动。船动,人不要动。座位上方有救生衣,大家伸手就可以抓到,赶紧穿上吧。我们会没事的。”

夏晓蛮伸手拿下救生衣,示意柳子若穿上。

你呢?柳子若穿好救生衣,望着夏晓蛮,问。

夏晓蛮指了指装救生衣的地方,耸耸肩,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,很不凑巧的是,那里只放着一个救生衣。

没关系,我会游泳。夏晓蛮伸手在柳子若的肩膀上拍了拍,这个时候,他倒显得沉稳冷静了。柳子若暗暗想,关键时刻,这夏晓蛮表现得还很MAN啊。

小快艇上是没有船员的,只有一个副驾驶员。夏晓蛮刚才的话,无疑给在座的乘客们吃了一个定心丸。果然,刚刚还在骚动的人们,立即平静下来。

快艇仍在全速前进,钻出了水面,满船的人这才放松了一口气。副驾驶员这才站起来,回过头,望着背后的大家,歉意的笑了笑。

有人受伤了。

大家望去,只见第一排靠近前窗的那名男孩子,手臂被玻璃划开了,露出里面狰狞的白骨,鲜血淋淋的。副驾驶员离开座位,拿出一条雪白的毛巾,捆在男孩的手臂上,“调头,回去。”他对驾驶员说。

船慢慢地开回去了。

有惊无险。

站在岸边,夏晓蛮望着同样全身水淋淋的柳子若,俩人相顾一笑,然后紧紧的抱在一起。

“晓蛮,不要离开我,永远不要。”

“嗯。我不会的,永远都不会。”

太阳钻出云层,乐呵呵的望着这一对死里逃生的青年,发出灿烂的阳光。

柳子若望着江边滚滚的长江水,仍心有余悸的说:“以后,打死我也不坐快艇了。”

“傻瓜。”夏晓蛮伸手在柳子若的鼻子上刮了一下,道:“难道因为有人吃饭噎死了,我们就不敢吃饭了。”说着,他伸手拂去柳子若额头上的水珠,笑道:“没事的。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我们都是有福的人。哦,对了,我现在知道,幸福是什么了?幸福就是我们还活着,和我喜欢的人一起活着。

癫痫是什么原因
癫痫病为什么春天容易复发
癫痫患者能不能结婚

友情链接:

搜扬侧陋网 | 合肥到北京旅游团 | 上海酒店管理学院 | 如何写好一篇文章 | 越野族房车 | 中国移动套餐退订 | 合肥到亳州的火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