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铁皮房价格 >> 正文

【百味】老王的故事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老王说,富人养犬,穷人养狗。小区里到处都是狗。

犬讲品种,狗只讲一条命,狗命一条,有时什么也讲究不了。遛狗的人相互碰到了,从不询问种,上来只说,你家狗叫个啥呀。

名字也是不讲究的,毛黄的,就叫黄毛,皮黑的,都叫小黑。也有些即使留个心眼取了名的,就像多叫斌斌和欣欣的小孩一样,动不动就撞上了。所以小区里有两个嘟嘟,两个旺财,两个阿郎,叫贝贝的最多,数过来竟有四个。余下几只面熟的野狗,统统唤作噜噜狗。

这么多狗,老王全都能认清楚,像小学班主任一开学就能把教室里每张脸都认全一样。班主任不单记脸,还要熟知各位的脾性。路上走来一只狗,叫什么名,几岁,住哪里,是公是母,喜欢谁家的狗,老王都有数,他说社区干部管人,他管狗。老王和狗打照面的时候,那口气就像对人一样。

贝贝,吃了吗!

阿郎,出来白相啊。

来福,天冷,回去回去!

见到面生的狗,老王就主动凑上去,哎,你好呀,你叫什么呀。老王的喉咙总是响得惊人。

有时主人会在后面说,我们叫啥啥啥。也有人冷着脸不回答,当老王是傻子。

妈妈也说老王傻。人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,老王端着饭碗一出去喂狗,就不晓得要回来了。

老王说,你懂啥,狗看得起你,才跟你玩,吃你的饭。

那一只总是来不及洗的碗,就变成了固定的食盆。有时老王带着它出去找狗,有时狗会自己找来我家楼下。

小区里的狗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,老王说他小时候也是这样,东家一口,西家一口,不知不觉就长成大人了。吃百家饭的小孩通人情,好养活。狗也是,他说狗是最通人情的。

在家的时候,听到外面有狗叫,老王都知道是谁在叫。

老王说,你听,这个喉咙是黑豹。

黑豹平时很善,一碰到生人就要叫了。

有时夜深了,外面两只狗吵得凶。老王在卫生间里洗漱,或者已经躺下睡了,又自说自话,哎呀,大黑狗又和卡卡打起来了。随后象征性地把脸转向窗口,卡卡不准吵!

好像外面的狗能听到似的。

碰上下雨天,妈妈不准出门,老王就搬一只矮脚凳,爬出阳台。坐在防盗窗上,伸出头能看到很远。他看怪脚刀家的两只狗打架,把吃落的瓜子壳、话梅核扔过去,像一个热情呼喊的竞技比赛观众,刀脚怪,打回来!打回来!伊打你一下,你还伊十下!

小时候老王也是这么教导我的。那时我们也像这样坐在防盗窗上,等妈妈的脚踏车骑过敏芳的小店,接着进入我们眼门底的小路。老王说,你看妈妈样子好吗,背脊挺吗。

等到老王不想看了,他又变成裁判,一脸严肃地说,好了,讲平!握手!还是好朋友。

两只狗还在打,老王自顾自拍拍身上的瓜子灰,窗门啪得一声合上。回屋看电视去了。

老王说,打狗看主人,其实是看狗打主人。小官的黑狗凶煞,春光的狗和气。三麻子跑江湖,他的狗一样会看世面,沉得住气。杂货店的狗像敏芳,心宽体胖,处处好管闲事。

除了性子,看得出的还有处境。人苦的,狗也寒酸。人神气的,狗也体面。老王说最好的狗睡床上,次一点的睡地板,再次一点的关车库里,顶次的,车库外面随便放个啤酒筐,就算搭个窝了。到天冷,套上苹果纸版箱,垫几层破布。天热,除了一个饮水盆,什么都不要。

体面的狗冬天要买新衣服,车库里的就拿旧棉毛衫改了穿,那颜色和花纹看上去同拖把头上的布条类似。要美容,就随便扎一个冲天辫。要洗澡,端个小脸盆在自家门底洗,或者去河边,游一圈再回来。人人都有自己的办法,钱少的人最多。

老王眼里,猫是离人的,狗不一样,狗亲人。要是没有狗,小区也不像小区了。所以不论是睡床的还是睡车库的,老王都给他们按个姓。老关的狗叫冬冬,老王非要叫它关冬冬,乐乐的爸爸姓侯,老王就叫它侯乐乐。老王讲,对待新认识的狗要有礼貌,叫全名,等到熟络了,再一口一个冬冬,一口一个乐乐。

有时候却很没礼貌。看到怪脚刀家的狗,就喊它怪脚刀,大不同养的狗直呼大不同,小店老板娘的狗叫贝贝,老王只喊它敏芳。走出家门,老远就喊,敏芳,过来!敏芳的狗就冲过去叫两声,然后和老王一起走到小店门口,人吊酱油,狗就趴在窗口看,那香气多闻一口是一口。

老王使劲按它的头:下去!馋胚!

我和老王饭后散步的时候,最喜欢商量我们家的狗叫什么名字。为了起一个和别人不重的名字,我们绞尽脑汁。

洋袜?

老王喊,来!洋袜过来!好像身边真的围着一只小狗似的。

我说,不行不行,连着姓叫就不好了。

小笼包?

测验一个名字灵不灵光,最好的办法就是喊几声,看叫得响不响。

皮蛋?

皮蛋来!皮蛋!老王又试。

老王一边喊一边自我否决,叫个皮蛋还不如叫老K,干脆做大一点。

每天走,每天想,就这么一个个叫过去,后来老王决定了,叫脚套。

老王说,人家喊我加涛,加涛,我的狗就叫脚套,脚套,这样很合拍。一听就晓得是谁养的狗,也符合小区的习俗。

尽管受到妈妈的嘲笑,我们还是坚持通过了这个名字。

散步的时候,我和老王总是假装喊起来,脚套来,脚套走。

可我们从没养过一只脚套。

妈妈不喜欢狗,她说,你们要养狗么,你们自己搬出去住。妈妈爱干净,家里没养过小动物,除了金金鱼。

后来妈妈松口了,妈妈说,你们不如养在车库外面,让它也看个家。

不久小官捉了一只小黄狗送过来,老王把它锁在楼梯底下,当天就被楼上老阿姨敲门投诉了。

阿姨说,小王啊,阿姨见狗怕的,拿开好吗。

阿姨一头烫发,欢喜露小腿,穿时髦衣裳。阿姨的电瓶车一开进来,小黄狗就乱叫。

何况小黄狗和附近车库里的那些面孔一样,是个没有健康证明的黑户口。老王一声不响,隔手转送给了后门平房里独居的瘸脚老头。

老头唤小黄狗叫黄毛,于是小区里又多了一个黄毛。从小黄毛长成大黄毛,无数个白天,老头在活动室打牌,黄毛就栓在外面的长椅上,和徐爷爷们并排坐在一起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黄毛是来福呢。老头到晚饭边停歇,出门牵黄毛回家去。天气好的下午,老王也会去看看它。

老王喊,黄毛,黄毛。

黄毛就蹦跶几下,逃不出一根皮带。

老王带着它在小区里兜几圈,过把瘾,再栓回去。

有一天大黄毛穿马路的时候碰上一辆下班的汽车。小区里忽然又少了一个黄毛。

老头不响。仍是朝九晚五地去活动室上岗下岗。

老王说,那也没办法。狗命一条,你能讲究什么。

就像在冬天,好多只皮毛锃亮的狗被人套住了吃掉,搞文明建设的时候,到处有黑户口被城管抓去关公安局。小区里的人从不贴悬赏告示去找,也不愿花几千块给狗上牌照、打疫苗。有了就养着,没了,就算了,谁也不会为一只狗伤心。

人们对自己的命,也是不伤心的。生了病,就这么度几日吧,不想费钱。活动室外面少一个黄毛,就像活动室里突然少掉几个老头一样。

老王说有些事体,今天睡下去,明天谁知道呢。

长椅上少了黄毛,后来又少了徐爷爷,谁响呢。空的位置,总有人来接着坐。

黑豹的事情也没人响。

那天下午有人说黑豹去河边看老头钓鱼了,有人说他去马路对面找小母狗了。到晚,喂食的人不见他,把剩菜倒进碗里就走了。黑豹的车库就这么空空地敞开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,饭碗干住了,老王说,黑豹不会回来了。他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喂食的人再过来,黑豹是叫人捉去了吧。说完就带着饭碗走去另一处了,小区里从不缺一些饥饿的小狗。

黑豹脚杆很长,浑身乌黑发亮,眼睛下面有两块小黄点。是个小男孩。黑豹不叫小黑,叫黑豹,听起来很酷,叫起来很响亮。老王说黑豹的品种很厉害的,他有六个脚趾头,多出一个小小的钩子躲在脚垫边上,就是他厉害的地方。

黑豹最厉害的是人来疯。

黑豹在草里玩,在墙根玩,在太阳底下睡觉,和路上的小狗打架,一听到有人喊黑豹两个字,不管认不认识,就要立刻冲过去抓人家的腿。黑豹最喜欢吃老王的裤脚管,他扯着那只宽松的灯芯绒裤脚管左一绕右一绕,像小时候脚边玩着的一只拖链子的球。老王越是低头骂,黑豹,跑开!黑豹越是兴奋,他听得出这是高兴的骂,一路吃一路跟上楼,乘不注意就从门缝里溜进来,摇着一条细尾巴从客厅晃到厨房,房间里兜转一圈还不肯走,最后被妈妈大叫着赶出去。

老王说,这种狗叫做轻头狗,轻头轻脑的,见的世面很少,一发昏就不知分寸了。大概就是这样,黑豹才容易被捉狗的人骗去。也是这样,黑豹还在的时候,人人都爱他。

黑豹姓刘,最早是隔壁人家养来给小孩玩的。大人太忙,又怕咬,就关在底楼车库里,早上放了,到晚关回去,只准在附近活动。黑豹每天都有自己的路线,他喜欢去河边看钓鱼,也常常在白场上看人打篮球,他在每一棵树下面撒尿,熟悉各处墙角的机关和分岔。

和很多狗一样,黑豹的爱好是追电瓶车,但他的追不是追,是送别。隔壁人家带小孩上学,邻居上班去,一见认识的面孔从车库里缓缓移出来,黑豹就钻出草堆一路送过去,送到将近小区门口,再折回来。老王说狗比人识相,不敢出自己的地盘。他们的地盘,就是靠在每个撒尿的地点留下的印记连成的。

我说,你要向黑豹学习,身体不好,不能乱走。

老王说,黑豹不走,我也不走。

可黑豹还是一声不吭走丢了。

小区里这么多狗,老王最喜欢黑豹。他说,你看黑豹的眼睛,一点也不凶,很善的。可我想,他喜欢黑豹只是因为黑豹最买他的帐。有些狗会看眼色,很势力的。黑豹不是,他不挑食,不发脾气,随叫随到。呆久了,黑豹会跳舞,会握手,会在我家烧饭的傍晚跑来楼下叫。散步的时候,黑豹就跟在旁边,我们走路,他走草丛。你喊一声,黑豹,他就跟紧一点。你不喊,他就这么远远地跟着。

老王说,放养鸡最好吃,放养的狗最懂事。

路上的人看到了就说,加涛,你家狗啊!

哎!叫黑豹!老王再也不提脚套的事了。

隔壁大人一出差去,就把狗托付给老王。实际上黑豹的三餐饮食都是老王管的,现在连早晚起居也一并管上了,是件天大的事。

那几日老王起得特别早,按他的说法,要过回夏令时了。天蒙蒙亮,扒开被子就迷迷糊糊地喊,黑豹啊,黑豹。匆匆洗漱完,老王就下楼去看黑豹了。

很多人还在睡,老王不敢大声喊,他悄悄走到车库,黑豹早就醒了。

嘘,黑豹不好叫,放你出去松一圈。

一解链子,黑豹就冲出去了,老王掐着喉咙喊,黑豹不要跑远!

然后回去泡茶吃早饭,吃好药,老王带着茶杯出来和黑豹会合了。有黑豹的日子,老王的上午总是特别长,吃饭也特别快。

老王不爱吃河鲜了,天天都要开大荤。老王吃得很快很快,一吃完就冲出去。他在楼梯上咳一声,黑豹就摇着尾巴过来了。

老王说,我撑死了。却又折回来吃几口肉,预备把骨头带出去。

他怕黑豹等不及,吃得更快了,嘴里含着一口说,黑豹黑豹,我马上来啦。

他的胃是长给黑豹的,他的胃口每天都合着黑豹的胃口。

黑豹很善,也有小男孩的戾气。一看到陌生人,黑豹就叫个不停。老王说,你听,黑豹现在有个小大人的喉咙了,好像在说隔壁小男孩进入变声期了一样。

黑豹的脚杆越来越长,脸是一张狼狗的脸,叫声凶猛。有人见他怕,隔壁人家中午就把他锁起来。锁起来的黑豹又变回了小男孩,趴在地上,眼神很委屈,一看到老王走过去,他急切地站起来,不是要吃,是要出去玩。

老王说,黑豹乖,不好出去噢,皮毛这么亮,出去要叫人捉走的。

黑豹就又泄了气瘫软在地上。

后来再听,黑豹的喉咙粗粗的,厚厚的。老王说,黑豹现在完全是个大人了。

长大了,生脚了,黑豹走出了自己的地盘。

黑豹走了之后,老王把胃口都给了乐乐。

乐乐很坏,只认东西不认人。老王说,乐乐是个小骗子,你走在路上喊她,她不睬你。你带着吃的过去,稍稍咳一声,乐乐就甩着一只圆圆的大屁股朝你跑来,吃完转身又走了。

乐乐跟着老王散步的时候也是假头假脑的,明明是跟回家,她偏偏要绕来绕去,表明自己不是跟你回去,只是恰好和你同路而已。到了楼梯口,乐乐不像黑豹那样上蹿下跳着讨食物,她就近选个草堆伏着,等老王带着什么下来了,才终于按捺不住急吼吼地冲出来。

碰上不爱吃的东西,乐乐一定要挖个坑把它们埋起来,不准别的狗去吃。老王怪她,乐乐小气。即便如此,老王还是心甘情愿给乐乐留食物。

若是碰上几个大清早,乐乐无端出现在家门口,老王高兴得跳脚,你看,乐乐还是知道我好的!

乐乐从前很好看,长毛,白净,大眼睛。可是一年三胎小狗养下来,乐乐一下子从少女变成了老太婆,整天摇着她臃肿的大屁股,拖着一排下垂的乳房,下雨的时候尤其邋遢,白毛脏成了灰毛,遮住两只眼睛,看起来像捉垃圾的人养的小野狗。

甘肃癫痫病治疗医院
长沙哪里治癫痫病好
颠痫病可以治好吗

友情链接:

搜扬侧陋网 | 合肥到北京旅游团 | 上海酒店管理学院 | 如何写好一篇文章 | 越野族房车 | 中国移动套餐退订 | 合肥到亳州的火车